尊重歷史,追求完美 伍舒芳中醫藥文化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傳申報片拍攝紀實

希爾安藥業  2019/9/12  來源: 本站

【字體: 】  【打印此文

8月27日,為伍舒芳中醫藥文化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重慶伍舒芳健康產業集團開始了非遺申報片拍攝之旅。


       從8月27日至9月2日,伍舒芳中醫藥文化非遺申報片攝制組和伍舒芳集團員工,先后輾轉合川、江津塘河古鎮、巫山、湖北巴東縣神農溪、重慶市檔案館、渝中區檔案館等地,還原三百年前伍宏憲艱難的求藥之旅和將伍舒芳香室發揚光大,傳承至今并走向全國的過程,并對伍舒芳中醫藥文化進行了詳細的解讀和呈現。


拍攝第一站——集團合川生產基地


       27日早上八點半,初秋的驕陽已然烘烤著大地,在非遺傳承人的見證下,在合川廠區舉行了開機儀式。

 


       攝制組的人員一到廠區就開始了緊張有序的忙碌工作,導演、攝像師、攝像助理、化妝師和燈光組、道具組等40多人的拍攝隊伍各司其職,攝像機、監視器、無人機、高低三腳架、搖臂、軌道、燈光、道具、服裝等設備、器材、用具無一不備,不僅體現了伍舒芳集團對這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傳申報片拍攝的高度重視,也展示了攝制團隊的專業。


       伍舒芳文化廳的工作人員早早的做好了拍攝準備,古法熬制的伍舒芳膏藥散發著濃郁的芝麻油香味和傳統膏藥獨有的味道。


       伍舒芳中醫藥文化代表性傳承人之一、企業文化部負責人譚強在文化廳身著具有現代改良風味的清朝服裝率先講述伍舒芳企業文化的內涵,即以“心存壽世”治店理念為核心,現發展為“德布天下,藥濟蒼生”的企業使命,以“不二價,童叟無欺”作為經營思想。

 


拍攝過程中的企業文化部經理譚強


       隨即,伍舒芳藥坊里身著古裝的工人開始演示伍舒芳傳統膏藥古法煉制過程。伍舒芳中醫藥文化代表性傳承人之一陳云對每個流程進行介紹,從藥材炮制、按方配料、藥料浸泡、鐵鍋煉藥、濾渣提純,到熬煉藥油、下丹熬制、浸水去毒、晾干儲存、加熱融化•攤涂成膏,一一呈現在鏡頭前。

 


藥材炮制


按方配料一絲不茍


煉藥下丹一字排開


炒丹時驚艷的一瞬


浸水去毒后的膏藥


加熱融化,攤涂成膏,最終成型


       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攝像師不斷的變換角度和鏡頭:升格、降格,機位調整,更換不同的鏡頭,燈光師隨之改變燈光,遠光、近光、面光迅速切換,道具老師將一些不起眼的東西變成必不可少的”寶物“,這些都貫穿了我們拍攝的始終。另一方面,工人反復練習操作動作,陳云總監臺詞最多,從早上11點一直拍到晚上10點還在加班加點拍攝,還在一遍遍重復臺詞,同時,還需克服生產過程中的火候把握等技術難題,每一個鏡頭都力求完美。最后,被折騰得精疲力竭的陳云總監笑著埋怨道:“太惱火了,我都想打譚強了“。此話一出,全場頓時哈哈大笑。

 


非遺傳承人之一的陳總監一遍遍重復臺詞


反復練習撒鹽動作


唯美的光影效果


鏡頭里的畫面


       28日,扮演老年伍宏憲的演員到場,在古色古香的伍舒芳草堂里,再現伍宏憲研制伍舒芳萬應壽世膏,以及草堂里熱鬧非凡的畫面。在這個場景中,伍舒芳集團的員工積極參與,扮演起了群眾演員,出色的完成了他們的熒幕初演,在伍舒芳非遺申報片中留下了自己的身影。這讓大家很是自豪,紛紛拍照留戀。

 


老年伍宏憲草堂一影


合川書法家朱正平當起了“老年伍宏憲”的替身,書寫配方


導演講戲并演示抓藥


公司員工紛紛穿上古裝,興奮地飆起了戲


拍攝第二站:江津塘河古鎮


       29日,攝制組來到了江津塘河古鎮,在這座充滿悠悠古韻的原生態風味小鎮里,一群寫生的大學生分散在各個巷子里,給這座古鎮增添了青春的氣息。攝制組在這里分別拍攝了青年伍宏憲接管巴縣善堂救濟窮人和伍舒芳香室的輝煌盛景。


       病人進進出出,幾個小孩手拿著風車在香室外邊跑邊唱童謠,巴縣正堂王忠武贈匾“心存壽世“,鏡頭在青年伍宏憲和老年伍宏憲之間切換,再現了伍舒芳香室當年的輝煌。期間一度下起了小雨,攝像助理給攝像機打上傘,工作人員穿上雨衣,孩子們冒著雨,有時候一個場景需要從遠景、近景和特寫以及不同角度拍攝五、六次,但是大家都堅持著,連小朋友們都十分懂事地配合著大眾,堅持完成拍攝。

 


副導演在教孩子們唱童謠


伍舒芳香室外孩子們唱著歌謠奔跑


“青老年伍宏憲”在鏡頭中切換


專業群演賣力演出

巴縣正堂王忠武送匾“心存壽世”,場面浩大,需要的群眾演員很多,

連導演、制片人、燈光師、包括記者本人等工作人員都扮演出境了


下雨了,給攝像機打上雨傘


忙得飛起來的工作人員


又累又餓之下,劇組發的盒飯,

就地借當地小店的餐桌隨便對付一頓,有的人蹲在路邊就開吃,一個個卻吃得津津有味


拍攝第三站:巫山大昌古鎮


       江津塘河古鎮拍攝完后,劇組連夜出發,歷經八、九個小時的車程到達巫山縣,大部分都是又窄又陡的山路,大家一夜無眠。和聯系好的藥農會合后,藥農帶著我們尋藥,拍攝青年伍宏憲游歷全國,爬山采藥的過程。攝制組扛著攝像機,淌過溪水,沿著山谷邊走邊找煉制伍舒芳傳統膏藥所需的一味代表性藥材——骨碎補。懸崖壁立千仞,河流灘險湍急,大家頂著炙熱的太陽,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理想的拍攝地點。

 


劇組成員涉水過河,頂著烈日尋找最佳拍攝點


       導演和攝像師一開始決定到對岸懸崖邊上去拍攝,盡管河水很深,藥農和攝像師仍嘗試過河,冰冷的河水淹沒半身,并差點被湍急的河水沖走。攝像師不愿就此罷休,四處尋找可以安全過河的路,最終攝像師和藥農雙雙渡河成功,并到河對岸找到了成片的骨碎補,但卻因無法確保攝制組其他人員和器材的安全而不得不遺憾地放棄過河拍攝。

 


藥農大爺享受到了漂亮的化妝師妹妹親自綁褲腿的服務


頭頂烈日,化妝妹妹為“青年伍宏憲”化妝


藥農過到河對岸找藥材


攝像小哥嘗試過河,差點被湍急的河水沖走


       在拍攝藥農帶著青年伍宏憲采藥時,青年伍宏憲的扮演者數次摔倒在水流中,全身濕透,并差點被急流沖走,幸好被藥農及時救起,才避免了事故發生。由于拍攝角度的需要,攝像師站在懸在半空的石頭上,場面驚險,返回途中又獨自一人舉著攝像機爬上山坡拍攝懸崖上的藥材。山谷里沒有信號,無人機無法飛到正常拍攝高度,不得不數次改變拍攝方法。導演也脫了鞋親自上陣,站在水中給演員做表演示范。近40度的高溫下,大家忍受著饑渴和蚊蟲的叮咬,一直拍到下午三點多才結束返回。期間,沒有水喝,鞋子和褲子打濕已是常事,大家的心也都一直懸著,擔心演員們中暑以及攝像師和演員們的安全,讓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整個團隊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并涌現出由衷的敬佩之情。

 


膽大心細的攝像師,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拍攝出最理想的畫面


導演脫掉鞋子親自指揮


青年伍宏憲被水沖倒,奮力向上爬


懸崖上采藥


拍攝完之后,藥農將劇組帶到一家熱情的農戶里吃飯,

美味的農家飯讓大家贊賞不已,一天的溽熱和疲倦瞬間消散。


拍攝第四站:湖北巴東縣神農溪


       巫山之行結束,劇組迅速轉戰湖北巴東縣神農溪,拍攝伍宏憲船經三峽,受纖夫啟發,覓得民間驗方的場景。劇組一行人乘著木船,溯流而上。一開始大家很忐忑,擔心船翻了,行到河中間,看到河水較淺才安下心來,開心的拍起了照。下船后,大家沿著雜草叢生和布滿碎石的河灘步行到一處險灘。這是纖夫們推薦的拍攝拉纖場地,但導演和攝像察看地形后卻并不滿意,認為兩岸太平,沒有三峽的感覺,于是大隊人馬頂著酷暑,沿著長滿半人高雜草的泥濘河岸繼續前行,譚經理的鞋都走爛了。走了兩公里左右,才最終找到一處兩岸有懸崖的河道,決定在此拍攝。

 


坐船向目的地進發


在雜草叢生的河灘上穿行


       纖夫光著身子,以近乎匍匐的姿勢彎下腰,挽上繩子,曬得黝黑發亮的臂膀上套著拉纖專用的布套,一名船夫在船上用竹竿用力撐船,攝像師和劇組工作人員提著沉甸甸的器材一路小跑跟隨。在河水中間的灘涂上,青年伍宏憲和纖夫們圍坐一起,導演上前耐心的講戲,大家還時不時靈機一動加入一些應景的畫面,整個拍攝充滿了和諧的氛圍和獨有的地域特色。

 


不停的搬運笨重的器材,真的很辛苦!


好幾百斤重的搖臂被搬到河心沙灘


纖夫拉纖,載著青年伍宏憲民間訪藥


導演在河灘上看著監視器指揮


一邊煮著火鍋,一邊記錄纖夫的藥方


拍攝第五站:舒芳筋骨養護館


       結束了幾天在外地的拍攝,劇組一行人顧不上休息又立即趕回重慶,準備舒芳療法的拍攝。在渝中區大坪一家古色古香的中醫館內,非遺主要傳承人鮑一明,一邊為患者推拿,一邊講解舒芳療法治療原理,并用舒芳膏和舒芳液為患者治病。反復折騰了很多遍都通不過,鮑老師一邊擦汗一邊說:“我是做培訓工作的,平日在課堂上都是口若懸河,今天居然遭搞得緊張不已,大汗淋漓。”

 


導演親自出演患者,體驗舒芳療法


譚經理和導演溝通拍攝意見


老中醫正在為前來看病的“民眾”號脈,化妝妹妹客串起了患者。


圓滿結束——殺青


       9月2日,拍攝的最后一天,我們重新回到此次非遺申報的核心地之一 ——膏藥的現代化生產車間,拍攝伍舒芳膏藥的現代化生產過程,伍舒芳非遺主要傳承人之一、公司董事長唐德江和總經理陳犁也親自出鏡助陣。唐董表達了公司對伍舒芳中醫藥文化傳承和發展的大力支持,陳犁總經理作為伍舒芳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則講述了伍舒芳中醫藥文化的獨特內涵和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唐董和陳總在百忙之中親自參與拍攝,讓我們真切的感受到了公司對伍舒芳中醫藥文化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實實在在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因導演臨時有事未能到場,譚強經理臨時充當起了導演,順利完成了拍攝任務。

 


唐德江董事長撥除冗務,親自助陣,接受采訪


伍舒芳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陳犁總經理從外地趕回重慶,親自接受采訪


拍攝和生產兩不誤


譚經理為長期扛攝像機肩膀疼痛的攝像師暖心地貼上膏藥


認真工作的員工,完全沒察覺我們在拍攝,不知不覺就入了鏡


臨時客串導演的譚經理


       在最后的目的地,重慶市檔案館和渝中區檔案館,譚強經理佇立在重慶市檔案館檔案架之間,捧著發黃的檔案,查找希爾安兼并重組重慶中藥總廠的檔案;在渝中區檔案館查閱室,譚強不厭其煩的翻閱,找尋社會主義改造時期伍舒芳膏藥店公私合營的歷史資料,為伍舒芳的傳承脈絡搜尋不容置疑的歷史證據。重慶市中藥研究院前院長楊大堅也來到重慶市檔案館接受了采訪,講述了伍舒芳中醫藥的醫學價值,表達了對伍舒芳中醫藥文化的高度認可。

 


譚經理查詢檔案


重慶市中藥研究院前院長楊大堅


       此次拍攝任務的圓滿完成,離不開劇組每一個人吃苦耐勞和團結協助的精神。一直奔忙的道具組夫妻,頂著巨大的壓力,默默無聞的為劇組籌劃準備著各種不同的道具,一些不起眼的道具,恰到好處地遞到演員手上,馬上就具有了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讓人不禁拍案叫絕。道具師傅的工作是個賣力不討好的工作,道具準備恰當,大家可能覺得理所當然,但少了某一個道具,所有人馬上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容不得一絲一毫懈怠與準備不周。而道具的搬運也是不項體力活,特別是兩場野外拍攝,道具師傅夫婦帶著沉重的道具要走好幾公里的泥濘道路,真心不易。盡管如此,他們居然盡心盡力地將鐵鍋都搬到江邊,讓纖夫們在表演敷藥治病的場景能夠圍著滾燙的火鍋展開,大大增加了戲分的真實感。還有協助拍攝的攝像助理,負責燈光的燈光師,錄音的錄音師,開車帶著我們長途奔襲不知疲倦的司機師傅。除此之外,甲方乙方之間的密切配合,互相的支持,同吃同住,辦法一塊想,有困難一起解決,更是此次拍攝得以圓滿完成的前提。


       作為此次拍攝的“大腦“余丹導演和譚強經理,除了在監控器前盯著屏幕,掌握拍攝情況,討論情節動作,指導演員表演,適時糾正錯誤之外,他們前期的統籌策劃、周密組織和嚴格把關是保證此次拍攝任務是否成功的關鍵。無論天氣多熱,路多難走,譚經理一直跟著劇組走,隨時隨地了解拍攝進展,幾次累得在片場席地而睡。余丹導演則無數次重復著”停“與”開始“,或許還會大喊大叫,因為他要為整部片子的質量負責,講解、示范、親自客串……為達成拍攝效果竭盡所能。


不厭其“繁”的道具組夫妻


幾乎每一個鏡頭旁都有燈光師的身影


       這次伍舒芳中醫藥文化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傳申報是伍舒芳集團文化戰略實施道路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而這次緊張而艱苦的拍攝本身就是通往這一里程碑道路中一幕幕讓人感動落淚的真實劇情,散發著全體劇組成員團結一心、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人性光輝,為三百年伍舒芳中醫藥文化再添新的光芒。

 

推薦資訊更多>>

官方微信

希爾安藥業

掃一掃 關注我們

 

色狼视频综合